智財新知


1、讀者可自台灣智慧財產法院106年民著訴字第68號判決 針對『包包設計』的外觀專利來看看當專利與美術著作相 遇時,這場權利的決鬥,何者獲勝;


2、智慧財產法院當時的判決,引了最高法院103 年度臺上 字第1544號民事判決意旨,認為作品是否為美術著作必須 以是否具備之『包包設計的美術技巧』表現為要件,著作 人是否自始即以大量生產為目的。


3、『商業上的大量製造』非著作權法的保護範圍,且與該 作品是否屬美術工藝品無關,另該意旨亦提出思想與表達 合併原則,即指思想與概念如僅有一種或有限之表達方式 ,此時因其他著作人無他種方式,或僅可以極有限方式表 達該思想,如果著作權法限制該等有限表達方式之使用, 將使思想為原著作人所壟斷,該有限之表達即因與思想、 概念合併而非著作權保護之標的。


4、因此,該判決認為,『包包設計』具有美術技巧之表現 ,且整體造型、顏色、形象、佈局,其表達方式並非唯一 或極少數,並無有限性表達之情形,不同創作者即使源於 相同之表達理念,仍得各自使用不同之表達方式,均具一 定之創作高度,而非完全以模具或機械製造設計之作品。


5、但上述判決卻因上訴人上訴二審而改判了,據第二審的 智慧財產法院107年民著上字第15號判決則提出完全不同判 決意見,「認為商品之功能性形狀非以美術技巧表現思想 或感情,商品設計是應用於物品外觀之具體設計,以供產 業上利用,此與著作權法所保護之純藝術創作或美術工藝 品,兩者不同,而商品形狀為達成其功能所必要者,屬應 用於物品形狀之具體設計,並非以美術技巧表現之思想或 感情者。因此,該判決認為,『包包設計』整體造型與設 計,除可強化視覺與增進商品質感效果,吸引消費者之視 覺,以刺激購買慾望外,其整體造型與設計之主要目的, 在於易攜帶與有效發揮包款裝置物品之功能,並非以美術 技巧表現思想或感情,並非美術著作」。


6、該判決認為『包包設計』不是美術著作,主要心證為『 商業上的大量製造』』然而作者以為著作權所稱美術圖形 或者美術工藝品,並非不可以作為商業上的大量製造』, 舉世聞名品牌大廠,設計『包包』的圖案,本就受『著作 權法』的保護,而現行專利法第124條第2款所謂「純藝術 創作」,係指無法完全重製(無法重複再現)之創作,亦即因 不具產業利用性,而不予以專利。因此,『包包設計』具 備美術技巧之表現,且符合原創性,倘該產品亦符合設計 專利之要件,而申請外觀設計專利的保護,即可擁有專利 法與著作權法之雙重保護。